无肉不欢

占tag抱歉
有没有哪位知道这个胸章哪里有卖?有通贩链接吗?

嗯哼不知道是怎样的,希望好用

不要脸的蹭个tag
手机拍的渣渣,但是我家乡真的超级好,我拍不出它千分之一的美
如果有机会,我要好好拍一套

啊哈哈哈哈哈炒鸡兴奋!就在做踏青任务之前我还在纳闷:怎么之前做了两次都没有那什么礼袋?研究了踏青的活动界面好一会儿,
结果这次三生树下抱暗香师姐,一下子没找着,就一直在换线,终于看到了一个,然后撒娇,然后给我我一个礼袋,我懵逼的打开了,然后看到小字说获得什么什么衫,我说我是不是眼花了,然后我看见我上系统公告了,我震惊的翻开衣柜,真的就这样拿到了!而且到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件衣服是这样获得的!
作为一个非洲人,一个从来不相信概率的人,这种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!
顺带拿到了一个小风筝,很可爱,就是飞太高调视角看不太清楚!

绽花有柒:

 @呦呦鹿鸣  点的秀才遇上兵(ノ・ω・)ノ゙

但是完美偏离了切开黑和傲娇的设定……

看到这个命题就总是会想到深情告白和不解风情啊!

将军澄的衣服参考了剑三

如有雷同……算我抄袭  (。☉౪ ⊙。) 

愿天堂没有兵俑

今天打百鬼奕被兵俑控打死!十场里九场都有兵俑!为什么没有雨女!强烈抗议!这还打个毛啊!
求大佬指点一下,怎么攻略兵俑啊?

哎呀好开心
今天早上上了一辆夜青的车
然后我十抽的时候就抽到了夜叉,青坊主紧随而来~
于是我吃定这对cp了!
十抽抽到4个sr,可能是我最欧的时刻了。。。
十抽才能出奇迹(。ò ∀ ó。)

《初醒》水果组

蘑菇菇菇菇菇:

#马可波罗x橘右京
#梗改自《别相信任何人》
#ooc啊慎入慎入
#不管什么梗都能强行he嘿嘿





1.
橘右京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注视一个西方人的眼睛。
那个年轻人优雅地脱帽行礼,蔚蓝的眸子带了些浅淡的笑意,勾唇开口中原话倒比他更熟稔些。
“您可以称呼我为马可。请原谅我冒昧的打扰,先生。是神医先生托我来为您送药。”
橘右京稍一愣怔。他不记得自己曾向扁鹊讨要过治病的药方。也许是在不经意间提过自己的肺病,而那位怪医恰巧上了心。出于礼貌他没有多言,只颔首致意接过药包,低声回了句:“谢谢。”
西方人没有要走的意思。日光镀上立在门口的颀长身影,融进柔软的金发,深棕帽檐下的眉眼朦胧着看不真切。
他们之前见过吗?
橘右京突兀地想着。但他即刻否定了这个荒谬的想法——他确信自己的记忆中不存在这样一个人。
“请问......您还有事吗?”
“啊,抱歉。”西方人终于回过神来,“我不打扰您休息了。再见,先生。”
“嗯。再见。”
“请一定按照神医先生的嘱咐服药。我相信您的病会很快痊愈。”
“谢谢。”
橘右京轻轻颔首,转身想带上房门。
“......右京。”
橘右京登时僵住了。一双手从背后搂住自己,两具躯体紧密贴合着,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后人胸口的起伏,和身上日光的味道。
马可波罗的气力并不很大。腰间的长刀瞬间出鞘,在橘右京挣脱这个拥抱的下一秒触到对方脆弱的脖颈。他稍稍喘息,目光已满是戒备:“你做什么?”
马可波罗并不甚在意胁迫着自己生命的利刃。他仍在笑,垂着眸声音有细微的抖。
“右京......你真的不记得我了。”
“......抱歉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橘右京皱着双眉收起佩刀。他不喜欢亲密的举动,何况面前这人有些过于莫名其妙了。
“忘记刚才的事吧,先生。”马可波罗没有解释,他背过身,“再见。请接受我的歉意。”
橘右京沉默了片刻:“请您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那个背影明显一滞,然后是轻声的回应。
“如果您这样希望的话。”

2.
“所以说,右京你把那个西方人赶走了?”
娜可露露在几小时后来访。玛玛哈哈落在主人肩上,歪歪脑袋看着面前的男子。
橘右京轻轻嗯了一声。
“唉,神医先生明明劝过他不要心急的......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嗯......”少女显出几分踌躇,“右京,你来中原之后都发生了什么?”
许是这个问题太过突兀,橘右京一时没有应答。片刻方道:“我在这里住下,同时寻找究极之花。怎么了?”
“你已经找到了。”
“......什么?”
“你受伤了,右京。失去了近几个月的全部记忆。”娜可露露解释道,“在寻找究极之花的时候,马可救了你。他是你来中原之后认识的朋友。你今天醒来的时候不觉得奇怪吗?现在已经是春天了。”
“这是真的,”她见橘右京起身,急急补上一句,“我没有骗你。”
“我的日记。”
“啊?”
“我的日记不见了。”橘右京转过身,眉梢微蹙看向对方。
他并非不信娜可露露的话,一夜之间转换的季节已足够作为佐证。他现在需要那本日记来找回这几个月的记忆。
“我不知道——你可以问问马可,你们关系很好。”娜可露露摇摇头,又道,“你听我说,你不仅失忆了,而且,你只能记住当天发生的事。”
橘右京眼里终于掠过一丝震惊。
“我们一开始都以为你只是失忆,直到第二天你再次将马可当作陌生人。”她端起茶杯啜了一口,抿抿唇,“发现这点后他很受打击,神医先生劝他短时间内不要与你见面,等调整好情绪再说,没想到他还是沉不住气。”

3.
马可波罗爱极了东方人琥珀色的双眸。
在他看来,那人追寻已久的究极之花,尚不及这双眼睛一半的光彩。
橘右京没有予他更多时间的对视。他躬下身:“抱歉。”
“请进来。”马可波罗微笑着阻止了对方的动作,关上屋门隔住初春透着寒意的微风。
“娜可露露告诉我了。抱歉,我当时......”
“嘘——”
马可竖起食指抵上唇瓣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偏首一笑,“你不需要道歉。是我心急了。”
“......谢谢。”
“那么,她说了些什么?”
“我只拥有当天的记忆,我们是朋友,你救了我......”
“不。”西方人笑着打断他,碧蓝的眸子眨了眨。
“我们不是朋友。是恋人。”

“谢谢。”
橘右京接过马可端来的清茶,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坐下。
“恋人间不需要这样客气,右京。”
橘右京没有开口。这一天似乎有些太不真实了。
“我们说好找到花后公布关系,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。我已经请人将究极之花送去扶桑了,你不必担心。”
“我并不是不相信你,先生,只是......”
“叫我马可。即使是朋友,这样的称呼也太过疏远了。”西方人顿了顿,“我没有任何证明我们关系的信物。你的日记呢?那里面应该有。”
“它不见了。”
“不见了?”马可一滞,低眸笑笑,“你知道吗,最初得知你失忆的时候,我甚至做好了重新追求的准备——但是24个小时毕竟太勉强了。”
橘右京沉默着。他不知说些什么。
“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?”
“什么?”
“重新写一本日记,然后在今天的篇章中记下我的名字。”马可端起面前的咖啡,对上东方人的目光,“仅此而已。”
橘右京一怔,点了点头。

4.
马可波罗。
橘右京看着那个名字,在脑中尽力搜寻着相关讯息。
没有。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日记中写得明白。那确实是他自己的字迹,放在床头最显眼的位置。
而他对于日记中详细记下的昨日的事,对于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一切,无丝毫印象。
叩门声响。橘右京打开房门,屋外是个他不曾谋面的西方人。
“早上好,先生。我......”
橘右京微微蹙眉,有些迟疑地开口:“马可...波罗?”
他看见西方人一怔,随即展颜笑起来。
“太好了,右京。太好了。”

“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问我是否见过究极之花——我那时还以为是某把东瀛名刀的名字。没想到一位武士离开故乡,只是为了寻花。”
橘右京认真地听着,马可已絮絮地讲了许多他们的往事。他想知道更多。
马可突然停下,笑了笑。
“其实这些我昨天讲过了。”
“......抱歉,我忘记写在日记里了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马可注视着他,唇角微微上扬,轻声道,“我可以每天重复,只要你愿意。”
橘右京抬眸撞进那泱泱碧海,只一瞬,又迅速垂首端起茶杯。
这个西方人,似是连唇边的弧度都经过排演。

5.
橘右京用了些时间阅览日记。
他微微阖目,眼前隐约显出那个金发年轻人的形象。
马可波罗还没有出现。不过就这半个月的日记看来,他不会失约。
日记中的恋人没有让他久等。十几分钟后他打开门,西方人帽檐下精致的五官带着笑意,抬手将一支去刺的玫瑰插进他鬓间。
“也许有些冒昧——我爱上你的第99天。”
橘右京微微红了耳尖。
“在想什么?”马可微笑着看他。
“......你与我想象中一样。”
马可笑意更深。他执过对方垂下的手,举至唇边轻吻。
“你会好起来的,my beloved.”

6.
西方人金色的发梢扫过鼻尖,温热的呼吸近在颊侧。本能告诉武士应该退开距离,身体却僵在原地。脑后被轻扣住,只能任由对方缓缓贴近。
那人在相隔几乎厘米时停下动作,垂眸无声地笑了笑,唇角扬起恰好的弧度。
“右京。”
他低声唤着。
橘右京来不及回应。柔软的唇覆上来,阻住他全部的思绪和言语。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仅仅唇瓣相贴,干净而轻柔。
他的脑中一片空白。

橘右京睁开眼,蹙眉回忆着方才的梦。
那触感太过真实,几乎不像梦境。
接吻?和一个男人?
太奇怪了。他揉压着太阳穴,起身坐在床沿,看见摆放在一旁的日记本。

“我们昨天......接吻过吗。”
橘右京踟蹰半晌,问道。
“嗯?”马可波罗稍滞,笑着颔首,“有过。怎么了,右京?”
橘右京有些意外:“我的日记中并没有记录。”
“也许是害羞了。”马可屈肘撑在桌上,“你当时的反应很可爱。”
他顿了顿,陡然反应过来。
“你有印象?”
橘右京微微点头。
“太好了。”西方人站起身,有些激动地踱了几步,又看向他,“两个月,终于好转了。”
“但只是模糊的印象。我...仍然记不住你。”
“没关系,会好的。”
马可波罗微微一笑,眸光闪动。

“右京,能帮个忙吗?”
“嗯。”
“书房左手的抽屉里有一本食谱。”马可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,“请帮我拿过来。”
橘右京不由有几分好笑。
“还是我来做饭吧。”
“说好请你品尝意大利菜的,不是吗?”
橘右京走进书房,拉开左侧的抽屉。
没有什么食谱。
武士常年握刀的手在抖。他颤着指尖,轻轻抚上日记本泛黄的封面。

7.
马可波罗立在门边,安静地注视着扶桑人的背影。
“......为什么。”
“嗯?”
“为什么说谎?”
橘右京不可置信般回身看向他。
“如果是你,又会怎样做呢?右京。”马可耸耸肩,走近几步。
橘右京的手已经握上刀柄。
“我怎么会相信你。”
“我确实骗了你。”马可轻声道,“我们从不是恋人。”
橘右京沉默着。
“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本日记。”
“你的记忆在恢复,尽管我很高兴看见你好转,但你迟早会知道真相。那么不如早一些让你知道——趁还来得及。”
“来得及什么?”
“趁你的病没有痊愈。如果可以,我真希望你永远不要病愈。”
橘右京突然明白了。
“只要我不再来找你,你就不会意识到我的存在,直到你恢复。我至少拥有一个主动退出的机会。”
“我每天见你都非常害怕......怕你恢复记忆。你能想象吗?右京。”马可勾起一抹笑,“但刚才我想清楚了。与其提心吊胆地等那一天,不如早些解决这一切。你是接受我,还是让这个骗子离开你的世界?”
“现在,我的朋友。告诉我你的答案。”

8.
马可波罗爱极了东方人琥珀色的双眸。
宁静的,温和的,肃穆的,就连此刻持着刀,目光中杀意一掠而过,都好看得令他移不开眼。
武士微一蹙眉。战场上初见的敌人,分明胸口的血都止不住了,怎么还在笑,连反抗也不见半分。
在战场上相遇并不在马可的预料之内,但他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。他向来是自私的,窃取日记,编造谎言。既然不能留下,那就以最壮烈的方式离开。
他微笑着向前一步,刀尖穿透胸膛。
“你笑起来一定更好看。”

9.
橘右京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注视一个西方人的眼睛。
原来那双蓝眼睛还带着些绿色。
像是星辰坠入深海。他想起夜空下深远的海面,想起漫天明熠的星芒,月光温柔地蔓延,洒下点点金光。刀光剑影亦不如这缀满了星辰的双眸烁目。
平静柔和,却又分明隐含着些他看不清晰的暗涌。
橘右京明显地滞住了。马可波罗没有错过这一瞬。他抬手抚上对方颊侧,颀长手指撩起几缕长发替人捋至耳后,唇角上扬微微阖目,缓缓靠到东方人耳边。
“Ti amo.”
橘右京一怔,他没有听清这微弱的言语。“什么?”
马可笑了笑,唇瓣轻轻贴上耳廓,似有似无地落下一吻。
“忘了我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0.
“你是谁?”
朦胧的视野逐渐清明,东方人平静柔和的琥珀色眼眸注视着他。马可波罗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去,或在抵达天堂前进入了最后的梦境。
他闭上眼,缓缓呼吸着,牵动胸口的伤处引起一阵疼痛。稍一蹙眉放缓了频率,适应了四肢的酸麻后再次睁眼看向橘右京。
对方已经端来了一杯清茶。淡淡的醇厚茶香,像极了这人身上的味道。“我认识你吗。”
马可波罗屈肘撑起上身,半靠在床头,几无血色的面容浮上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。
接过茶杯,他低哑着声线开口:“不,先生,我想您认错了人。”
橘右京沉默了片刻。
“你在昏迷时念过至少十次我的名字。”
西方人没有显出丝毫无措。谎言于他而言从来是信手拈来。
“我们曾经是朋友,后来我背叛了你。忘记我只有好处。”
武士定定地看着他。
“真的吗?”
“当然。”
“我见到你的时候,并不觉得厌恶。”橘右京缓缓阖目,回忆着,“我对你没有任何印象。但我...不想见你死去。”
马可忽然记不起自己即将出口的谎言。

11.
“你相信吗?”
“......什么。”
“有些人无论多少次重新相遇,都会再度爱上对方。”
西方人端起桌上的热咖啡,微微上扬着唇角,目光穿过聚拢的云层望向更远。
他的轮廓在薄暮的曛烟中柔和着。武士侧过头看他,兀然撞进那一片碧蓝汪洋,又匆忙移开视线。
终于定居的冒险家微笑着。
“请让我将这个故事讲完。”

马可波罗摆手回绝了橘右京的搀扶,缓缓抬步独自走进书房,带上房门。胸口的刀伤随脚步起落作痛。
“抱歉,为了被你完全忘记,我将你的日记存放在这里。”
那本被窃来的日记,早该物归原主。
左手扶住柜顶支撑虚弱的身体,俯身用右手拉开抽屉取出那本日记。再直起身时忽而一阵眩晕,四肢脱力几乎失去重心。不算轻的日记本从手中滑落,硬皮封面一经拉扯与书页撕裂。
他喘息着去捡那破损的本子,猛地止住了动作。
封面书皮内,滑出一页纸来。
底部写着的,赫然是橘右京寻得究极之花前一日的日期。
【抱歉,圭。我想我爱那双蓝色的眼睛。】

武士蹙眉看着那纸张与西方人放在桌上的日记。
“......这确实是我的字迹。但你承认之前骗过我,我应该相信你吗?”
“右京,你知道我无需解释。”
西方人笑起来,眸光中映射着爱人的面容。
分明是冬季,武士的耳尖竟有些热了。
“你知道你将爱上我。不是吗?”














好看

画人难:

东皇太一彻底变成龙的样子

好久没画龙了
背景被玄策吃了(〟-_・)ン